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8月2日

2007年8月4日写下的


他的到来我听见了
发丝在飘扬
轻打在脸上的两行泪

周围的一切仿佛静止了
思绪异常的平静

他风干了我的泪
好像对我说‘别哭了’

你是否乘着那趟微风回来过?
你去了哪?

没人回答
答案只好等我逝去的那天才能解开。



这是一则我第一次面对死亡而写下的,
虽然对方只是位萍水相逢的跆拳道senior
但是不知为何当时很有感触
感谢他  让我领悟到生命的无常

还有十天,就是8月2日是他逝世的两周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


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我回家了

一个月半的离家生活
少了依靠
少了分担
多了思念
多了勇气

离家,那是成长过程的一部分。
所以我试着坦然地去面对,但是对一个没试过独自出远门的女孩而言,那毕竟是个不安的开始。

其实,不是讨厌那边的生活,只是痛恨自己的不成熟。。。

当车里的妈妈向着站在宿舍前的我招手,天啊,难忍的泪就这样。。。
独自坐在书桌前地吃早餐,默默流泪
在课堂里听不明老师说的,想哭
看到周围与我有隔膜的人群,鼻酸眼睛泛红
在共用的浴室冲凉,大哭
独自站在角落洗衣,消音地痛哭
吃着让口腔发麻的冰冷马来食物,味蕾想哭
前方不认识的华人女生吃着父母送来的便当,头皮发麻,好想好想放声得大哭
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崩溃地哭
临睡前,留下两行的泪痕。。。。

这就是我在matrikulasi negeri sembilan第一个星期的生活
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很欠打
还有
惊觉自己原来有着发达的泪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