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0日星期日

我的理发店


10/07/2011 快乐星期天专题-撑小店

传统小店?在我的诠释下,它驻在新村里,是木板白锌的组合,有点昏暗的内部,夹杂着闷闷地神料味,和那左右来回的站式风扇。

对上那回踏进老店是何时呢?这老店可以是,传统理发店、小型杂货店、古早味十足的茶餐室、黑漆漆地板的脚车店……今日,连锁市场和餐厅像是雨后的春蕾绽开在我们身边,而我们也默默地接受了这世界的变化。虽然身边不乏那些以怀旧作主题的餐厅,在古色古香的粉刷和灰暗的灯饰下,但那份古早味真的存在吗?

当我阅读着报章,想起了那兼职模特儿的同年表姐给我的一段话:阿雁啊,不要再去那些安娣安娣的理发店啦,要的话,我介绍你在Megamall那个…………接下来的话不记得了。忘了打从何时开始,也许是初中开始吧(小学的头发都是妈妈为我们操刀),我一直都在一间家庭式的理发店里修剪头发,净减头发只需区区6零吉。

那是间老木屋,屋前一大片石子空地,推开那完全伤逝了防范能力的铁门,迎面而来的是墙脚边一坨坨地黑毛发,再来是那露出浅黄色海绵的破旧皮质沙发,另加以上我对老店的诠释。

理发师,是位年近半百的安娣,她看着我们长大。因为从前,爸爸的摩多店就开在这对面。而且至今每当大学放假,我和哥哥必定到那报到。妈妈呢,就会在旁和她聊聊老朋友们的近况,谁谁走了、谁谁谁抱孙了……我还蛮担心不专心的安娣把我的头发给剪坏。但很遗憾这回的假期,我吃了闭门羹。没几天之后,哭得断肠的安娣被刊登在报纸上,我才获悉安娣那比我小一岁的女儿发烧不退而逝世了。曾经,我和那孩子是排球队友,难免想叹口气……


--我不知道该到哪去理发了,我最熟悉的老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