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2日星期一

淡江高中

“你为什么那么神秘啊?”          “你追得到我,我就跟你讲。” 
by《不能说的。秘密》


电影始终是编剧的幻想,导演的画像。
平行时空存在吗?如果存在,这年代遗失的永恒会否在从前或未来出现呢?
那我能否借用叮当的时光机或随意门呢?让我探一探。
没有吗?那我会选择看看广场里、茶餐室里、公园里的老公公和老婆婆牵手着。
或许这让我相信,也更有信心。


这高校面积不算大


那是暑假,没有下课钟铃,没有喧闹声,让这里更含蓄。


寂静的钟玲


钟楼前的乌龟



这是叶湘伦演奏毕业曲的礼堂吗?


闭上眼睛,小雨数着步数,希望第一眼看到是你。


吃着便当,脸颊被你的食指撮了一下。


蔓延的树干像是生命里不断延伸的际遇。


立可白的我爱你还在吗?



《珍惜》平国
心爱的她问年轻的他:世界上有什么人能在一顿晚餐中,不说一句话的? 
年轻的他告诉心爱的她:有,老夫老妻。像两匹在吃青草的白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