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四万!碰!

越是笑不出,越是想画个笑脸送给自己。

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外。赖]

Why oh Why 没有答案 Life oh Life 不能重来
Life oh Life   that is just why

收音机向我介绍了这首歌。什么?那歌名也太怪了嘛。上去搜狗下载了,哦,对不起韦礼安。
越听越喜欢,这曲风,这嗓子,这木吉他。哦,恍然大悟了。这歌名取得真妙,[why.life]

韦礼安,新人类。也因为[有没有],让我永远记得你。忘了那是什么月份了,这首歌唱入心坎。
手机单曲循环着,让眼泪伴着我睡去。现在,没事了。也发现这首歌的故事,好相似。

有没有 有没有
也会有一点心动 的时候 但是说不出口 
有没有 有没有 有没有 有没有
有没有 有没有 有没有

-你没有-

2011年7月25日星期一

2011打工记


四天的工作,共赚了马币四百四,或等于一张单程的台湾机票。
换来的却是两颗瘀青的菠萝盖,沙哑的嗓子和一颗大大的鸭蛋。 
嗯,是有丁点压力。但,还算不了什么大事啦……
总结来说:我尽力了,但就是吃不下这行饭~哈哈!
学生们呀,得珍惜当下。因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真的会出现在课本上。
但不是社会上…… 
无奈。但也得微笑。=)
韦礼安[外。赖]ing

2011年7月15日星期五

《麦兜响当当》



14/07/2011 (星期四)3:09pm

话没说完,今天乘午饭时间看了这。=)
我想我是麦兜迷吧。从2001《麦兜故事》、2004《麦兜菠萝油王子》、真人加动画的2006《春田花花同学会》,到这系列的第4部--2009《麦兜响当当》,我都全看了。就是喜欢麦兜系列那快乐中带着淡淡的忧伤,看似有着什么大道理蕴藏在内。

故事简介:

一件沉睡千百年的“废物”在长江三峡被挖掘出来,它的发明者就是麦仲,这件“废物”的归属可难坏了考古学家。 
麦太虽然几番投资失败,但对于儿子麦兜她却一如继往的呕心沥血。为了自己和儿子的幸福,她在暑假把儿子送到武当山“太乙春花门”,准备独自在大陆作最后的努力。山上除了严厉的道长还有个善良的熊宝弟弟,熊宝弟弟经常帮助麦兜。 
世界幼稚园比武大会招开在即,在强敌面前,徒弟们纷纷退缩,立誓要把本门发扬光大的道长伤心不已。麦兜也想偷偷下山打电话找妈妈接自己走,在山下的小卖部里麦兜遇到道姐,道姐告诉麦兜熊宝宝其实就是道长,还告诉麦兜“隔湖之战”的故事。 
为了帮道长完成多年的意愿,麦兜决定苦练武功,代表本门出战。各路英雄齐聚宜昌,舞林大会现场人山人海,麦兜在现场遇到纹了眉毛的同学阿May,阿May参加了袁和平的暑期吊钢丝班。 
此时麦兜的祖先麦仲发明的巨型废物也顺流漂到了比赛现场,原来这是一架走得很慢、但是设计很精秒的计时器,每个人好像都从这件东西中悟到了什么。比赛结束后,人们都都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很多年以后,经营快快鸡店的麦兜又和阿May在香港的街头相遇……


结尾的那么一段话,

--但是如果 只是如果而已 等我长大了 再遇见麦兜 如果那个麦兜 力气还是那么大 那么善良 那么迟钝 那么直上直下 如果我送他的那块橡皮 还那么雪白 一直都没用过 如果真的是这样 那奇妙的事 就已经发生了--
 阿May同学

2011年7月14日星期四

《你》



萧敬藤   你
我梦里出现了一个你
很陌生却熟悉
还有架钢琴 一点旋律
它让我不想清醒

怕根本这世界 没有你
我好像生了病
再也没回到 那个梦里
能不能再走 回去

一个从未见过的你
一件从未发生过的事
一件不可能的事实
我要抓着你的手要对你哭
求你别再离开我


想从天上摘颗星 给你
证明我想 念你
还有一朵云 你说好吗
也许这样会 好吧

一个出现在梦的你
一直从不敢相信是你
一件不可能的事实
我愿交换我的死去
用灵魂来陪你

感觉我 不再害怕
却发现 我有些冰冷
每次听的心跳声
却也跟着黑夜无声
我终于能和你慢慢每一天
就算回不去这世界
绝不会后悔

一个从未见过的你
却让我 无止无尽为你
一件不可能的事实
现在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我们终于在一起
一个出现在梦的你
一直从不敢相信 是你
一件不可能的事实
来交换我的死去
用灵魂来陪你

那转音……wow..

《人间喜剧 之搞笑孖宝》


14/07/2011 (星期四)

凌晨2:24am,刚看完了这电影。

人间喜剧,喜剧?让我笑中有泪的喜剧。那,它还称得上喜剧?
俗语说得好,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朋友说:很废,都不好看。现在的我说:我的脑袋里的小瓜们还在翻腾。
无厘头的《麦兜》系列也有如此的魔力,会心一笑之后,留下来的是?
嗯,自己体会吧。=)





2011年7月11日星期一

再见一周年=)

有些特别的日子,不是谁的生日,但总忘不了。
明明记得清楚,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一天,心里默念着:一年了……
但总表现的没什么,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怎么办,还很清晰的画面?清晰得很。
你说的第一句话,接下去的每一句话……

想删掉一切记忆,就像当初一样,定下心删除了所有已存的讯息。痛快!
现在也一样咯。


给自己一个微笑=)




2011年7月10日星期日

我的理发店


10/07/2011 快乐星期天专题-撑小店

传统小店?在我的诠释下,它驻在新村里,是木板白锌的组合,有点昏暗的内部,夹杂着闷闷地神料味,和那左右来回的站式风扇。

对上那回踏进老店是何时呢?这老店可以是,传统理发店、小型杂货店、古早味十足的茶餐室、黑漆漆地板的脚车店……今日,连锁市场和餐厅像是雨后的春蕾绽开在我们身边,而我们也默默地接受了这世界的变化。虽然身边不乏那些以怀旧作主题的餐厅,在古色古香的粉刷和灰暗的灯饰下,但那份古早味真的存在吗?

当我阅读着报章,想起了那兼职模特儿的同年表姐给我的一段话:阿雁啊,不要再去那些安娣安娣的理发店啦,要的话,我介绍你在Megamall那个…………接下来的话不记得了。忘了打从何时开始,也许是初中开始吧(小学的头发都是妈妈为我们操刀),我一直都在一间家庭式的理发店里修剪头发,净减头发只需区区6零吉。

那是间老木屋,屋前一大片石子空地,推开那完全伤逝了防范能力的铁门,迎面而来的是墙脚边一坨坨地黑毛发,再来是那露出浅黄色海绵的破旧皮质沙发,另加以上我对老店的诠释。

理发师,是位年近半百的安娣,她看着我们长大。因为从前,爸爸的摩多店就开在这对面。而且至今每当大学放假,我和哥哥必定到那报到。妈妈呢,就会在旁和她聊聊老朋友们的近况,谁谁走了、谁谁谁抱孙了……我还蛮担心不专心的安娣把我的头发给剪坏。但很遗憾这回的假期,我吃了闭门羹。没几天之后,哭得断肠的安娣被刊登在报纸上,我才获悉安娣那比我小一岁的女儿发烧不退而逝世了。曾经,我和那孩子是排球队友,难免想叹口气……


--我不知道该到哪去理发了,我最熟悉的老店--

2011年7月9日星期六

《Enchanted 曼哈顿情缘》


9/07/2011 (星期六)12am-2am,TV2
嘴角不停地上扬,没有大笑,但却是甜丝丝的微笑。(^-^)
依然是个老掉牙的故事:once upon a time……有着善良的公主、帅气的王子、自私邪恶的王后、会说话的动物、深情的true love kiss……live happilty ever after……但这些却让我心情大好。

就是喜欢Walt Disney Pictures的出品,喜欢它音符带来的愉悦,喜欢它里面生动的角色,喜欢它那祥和色彩搭配的画面。Brother Bear,Tarzan,Lion King,Mulan,The little mermaid……就是那一句:童年。这些简单的剧情和音乐总能轻易地牵引我的情绪。

ow..一眨眼,这已是2007年的电影了。时间……




--与其说这些都是不真实的童话,倒不如说它是现实中的一点希望?--


2011年7月7日星期四

准备 - 就绪


7/07/2011 (星期四)

明月今日,我会身在台湾了。紧张。开心。兴奋。哈哈~
距离我们的《趣。台湾》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加紧了脚步,在珈卉家开大会咯!!o(^v^)o
嗯,今天总算有结果咯!草拟了?……NOnono,是拟定好了我们12天11夜的《趣。台湾》咯!
四妮子背起书包出发去咯!屋虎!\(*^-^*)/

我呢,负责从家乡--〉LCCT一切的交通和时间的安排。
三天两夜的台中之旅,来来来,我包办!嘻嘻~
台北怎么能少了这?!我的深坑豆腐街呢?!我来编排咯!哇哈哈~
逢甲夜市、师大夜市、宁夏夜市、士林夜市……(还有好多的夜市哦!)夜市必吃的包在我身上!
还有哪些精致主题餐厅和台湾小吃,让我来吧!
其他的旅游胜地就靠你们三位咯。吃的,别怕!我来!Y(^o^)Y


-- 好high哦~ --



2011年7月2日星期六

Grenade (acoustic cover)



Easy come Easy go
That's just how you live oh
Take take take it all
But you never give,

Should of known you were trouble
from the first kiss had your eyes wide open,
Why were they open?

Gave you all I had
You tossed it in the trash,
You tossed it in the trash, you did.

To give me all your love is all I ever asked cause
What you don't understand,

Is it catch a grenade for ya.
Throw my hand on the blade for ya,
Id jump in front of a train for ya.
You know I'd do anything for ya.

Ohhh I would go through all this pain,
Take a bullet straight through my brain.
Yes I would die for ya baby,
But you won't do the same.

Black, black, black and blue
Beat me till I'm am numb tell the devil I said hey when you get back to where you're from.

Bad women bad women
That's just what you are yeah
You smile in my face than rip the breaks out my car.

Gave you all I had and you tossed it in the trash,
You tossed it in the trash yes you did.
To give me all your love is all I ever asked but
What you don't understand

is id catch a grenade for ya.
Throw my hand on the blade for ya,
Id jump in front of a train for ya.
You know I'd do anything for ya.

Ohhh I would go through all this pain
Take a bullet straight through my brain.
Yes I would die for ya baby.
But you won't do the same.

If my body was on fire
Ooh you would watch me burn down in flames.
You said you loved me you're a liar cause you never ever ever did baby...



--有没有看到?我的耳油在滴着……[@,@ ](6)--

我的慢生活


“哎呀,写快点啦!还有错了啦!第三个手指才对!”,小时候的我常被妈妈这样念。我很不忿也很不解,暗骂道:慢有什么关系?拿错笔的我还不是能写出一手工整的字吗?

妈妈,是我最初的华文老师。因为打从五岁的我是在一所政府机构所办的幼稚园里受学前教育。在那儿,我的作业簿不是A for apple B for boy,而是一大堆看不懂的爪宜文(Jawi)。我的功课就只是得沿着虚线把那些“火星文”给规划出来。我还记得每当午休时刻,每位小朋友将被分配一份茶点。在享用前,我被“提醒”得双掌摊开,口中念念有词的。对,我在念可兰经。就是这样,我懵懵懂懂的在那儿过了两年,这都只因为我家靠近那,能方便家人接送。

所以回到家里,妈妈就会加紧为我补习。首先,她会为我准备一本大方格簿子,并在页面最上端用红笔写着‘我会唱歌 我会读书 我会跳舞……’。然后,教导我每一个字的笔顺和读音。那时候,我是那么地勤力和有耐心,丝毫不觉得那是件烦人的差事。我慢慢地写完一行又一行之后,就会蹦蹦跳跳地来到妈妈面前,要求再写点别的。回想起来,真庆幸受了两年不正规的华文教育的我还能在马来西亚教育文凭里为母语摘下颗A。(沾沾自喜中。)

就从那时候开始,我写功课就是特别地慢。无论是妈妈的百般催促还是老师手中藤鞭的恐吓下,我还一样地“悠然自在”,但最后的作业纸上就会多了几滴风干的泪迹。一样的功课量,但我却比同学们用了更长的时间来完成。不知情的外人还以为我很勤劳,因为几乎每分每秒我都是在写作业。

这种“慢”艺术从小学,中学,大学预科班(matriculation),一直维持到现在。我就是喜欢不慌不忙地写作业,因为它让我觉得很实在。一切的知识慢慢地被灌输进我脑袋,每当我耐心地把答案写出来。那有条有理的答案纸和工整的字体更让我觉得温习课业是种赏心悦目的事。慢,让我在课业上的成功更扎实。

据说,我们的一生平均为71年。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生,人们终究耗费了多少年在走马看花呢?这沿途的风景我们都还记得吗?我想,零零碎碎地回忆是我们最好的证明。与其鲁莽地朝着那是个谜的未来冲去,为何不选择放慢脚步活在真真切切的当下呢?

"吃都要快啊,要不是长大后你老板请你吃饭,你都输人哦!”,这也是我妈妈在我还小的时候常说的一句话。我就会很无趣地一直点头,但心里却说:我自己请自己,不是可以了吗?!



--投稿--